今天:2018年07月22日 星期0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老区文化 --> 历史

敌人迫近,他做出了一个让常人想象不到的动作

时间:2017-04-12 来源: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山东根据地共有六块,其中冀鲁边区根据地位于黄河以北,清河区根据地位于黄河以南,两区中间是一个由日伪军及国民党顽固派完全控制的地带,成为了两大根据地的一个“心脏病”。

王壮基冒死打通联络线 

    1940年10月,为了和清河区建立联系,冀鲁边区首长给清河区的杨国夫司令员写了一封信。可是派谁去送信呢?这是个艰巨而危险的任务,要步行数百里,穿过好几个县的敌占区,经过黄河等几十处关卡。

    最终,任务交给了商河县某镇的地下党负责人王壮基。他中等个头,方脸,浓眉大眼,仪表堂堂,公开身份是教书先生,因长期在黄河沿岸活动,对这一带的地形、敌情都比较熟悉。

    王壮基身穿蓝布大褂,打扮成商人模样上路了,到了惠民县境内的一个渡口上,看见鬼子兵正在搜查上下船的人。他早已把密信藏在棉袄的棉絮里,没被敌人发现,把信顺利地送到了杨国夫手中,并带回了清河区的复信。

    边区首长研究了复信,决定派王壮基再渡黄河,把电报密码送到清河区,以便通讯联络。领导郑重嘱咐:这是一项绝密任务,要把密电码亲手交给杨司令,如遇到危急情况首先把密电码销毁。

     过了半个月,冀鲁边区收到了清河区的电报,双方联系打通了。首长和机关的同志们非常高兴。

 王壮基迟迟未见回到边区

    王壮基把密码送到清河区后,又带着密信返回冀鲁边区。但就在这次返程中,出事了。

    王壮基仍是商人打扮,他将密信藏在棉袄的衣襟里,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来到了黄河岸边渡口上。

    哨卡处的两个伪军不等王壮基靠近就叫住了他,王壮基十分沉着,摘下礼帽,殷勤地笑着寒暄,趁机递上伪钞。伪军接过票子,龇牙笑着,胡乱地在王壮基身上摸了几把,便挥挥手放行。

    王壮基跨上渡船,刚舒了口气,抬头一望,对岸滩头上还有敌人的哨卡,心又揪紧了。

    两个守卡的伪军,披着黄大衣,提着枪。王壮基迎着敌人走去。

    “什么地方来?到哪里去?”一个伪军喝问。

    “从高苑来,到清河镇去。”王壮基不慌不忙地回答。

    “和他啰嗦什么?八路的嘴滴水不漏。”另一个伪军把大枪一背,动手搜查,翻遍了王壮基的全身,又检查了鞋和帽子,没发现什么,但仍不死心,还是在王壮基身上摸摸捏捏。

    这时伪军摸出棉袄里有硬块,抓住王壮基的衣襟喝问:“藏的什么?拿出来!”

    王壮基平静地回答:“老总,是几张钞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镀金怀表递过去:“这玩艺还值几个钱,你俩先收着,那几张钞票是俺们生意人的本钱。请二位抬抬手给个方便。”

    “不行,偏要看看!”一个家伙夺过怀表,另一个拔出匕首在衣襟上豁开了口子。

    事已至此,王壮基把心一横,先下手为强,朝着拿匕首的家伙鼻梁上就是一拳,接着又飞起一脚,踢翻另一个伪军,趁这机会拔腿飞跑。

决不能让密信落在敌人手里

    两个伪军一面叫喊,一面“砰砰”地放枪。岗楼上敌人的机枪、步枪也一齐向王壮基扫射。周围没有可隐蔽的地方,王壮基只能在一马平川的河滩上奔跑,他想,个人生死无所谓,但密信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突然,王壮基右腿一麻,中枪栽倒在地上,鲜血顺着裤管汩汩往外流。

    逃走无望的王壮基,急忙从棉袍里抽出密信,撕成几块塞进嘴里,使劲嚼着往肚里咽。谁知由于跑得口干舌燥,怎么也咽不下去。

    吞不下去密信,他又想把密信埋在地里,但泥土冻得像石头一样,一点也挖不动。

    敌人渐渐迫近。

    王壮基灵机一动,吐出信纸,背转过身子,把牙一咬,将纸团塞进了伤口里,他顿时痛得昏了过去。

    敌人抓住了王壮基。两天两夜的刑讯,王壮基的四肢全被打断,仍然守口如瓶。最后,敌人对他下了毒手。

    临刑前,王壮基将他的被捕经过告诉了同狱的一位战友,要他有机会的话,设法转告党组织:“我已经完成任务,虽死无憾!”

    后来,这位战友越狱出来,在黄河岸边找到了王壮基的遗体,信纸仍深深地藏在他的大腿的伤口里,字迹已被血渍模糊了。


山东老区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 13011806 号-1
技术支持:山东亿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