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8年04月23日 星期一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老区文化 --> 人物

孔庆嘉:鲁西南早期革命家

时间:2017-03-01 来源:

    峥嵘岁月,英雄史歌。菏泽是革命老区,是一块浸透着烈士鲜血的红色土地。在这块红色的热土上,先后涌现了2万多名革命先烈和英雄儿女。他们是时代的先锋、民族的脊梁、祖国的功臣,是闪光的路标、高耸的丰碑、后人学习的榜样。他们坚定执着的理想信念、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和勇于牺牲的英雄壮举,铸就了永垂史册的精神丰碑,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菏泽儿女勇往直前、奋发图强。
    鲁迅先生曾说:“血写的历史,光辉感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逐渐淡化,墨写的历史却会长久地存在。”从即日起,本报联合市党史委、市档案局,共同推出“菏泽英烈”栏目,为读者讲述英烈鲜为人知的革命和生活故事,缅怀他们的革命精神,给逝者以永志的慰藉,给生者以奋斗的激励,敬请读者关注!

    孔庆嘉,字善卿,1906年10月1日出生于山东省曹县孔道口村一个较富裕的农民家庭。他自幼上私塾,后到曹县第一高级小学读书。1922年6月,他考入山东省立第六中学(菏泽一中前身)读书,在进步教师和同学的影响下,开始阅读进步书籍,很快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学说的拥护者和传播者。同年冬,菏泽南华中学部分进步师生开办了 “书刊介绍社”,购进《新青年》《向导》《共产党宣言》等书刊,传播革命思想。孔庆嘉经常去该社借阅或购买这些书籍,并在六中师生中广做宣传,带动了一大批有志青年。1924年1月21日,列宁在莫斯科附近的哥尔克村逝世。当时的鲁西南仍处在军阀统治之下,曹州知识界300余人,在南华中学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追悼会由南华中学校长曹兰珍主持。大会颂扬列宁的革命功绩,介绍苏俄的革命道路和社会状况,宣传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孔庆嘉和六中的其他进步师生前往参加悼念。通过这次活动,孔庆嘉深受教育,开拓了自己的交流空间。此时,立志干革命的信念在他的心头悄然萌生。
    1925年秋,中共山东地方执行委员会派共青团员徐鹏翥和刘继忠到菏泽开展青运工作,他们住在母校省立六中,孔庆嘉很快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在他们的引导下,孔庆嘉积极联络进步青年参加革命活动,开始走上革命道路。不久,经徐鹏翥介绍,孔庆嘉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为实现国家统一,结束军阀割据的局面,1926年7月,广东国民政府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十万人正式出师北伐。同年9月,北伐军攻占汉阳、汉口,10月攻入武昌,占领武汉三镇。北伐战争的胜利,鼓舞了省立六中和菏泽南华中学的有志青年,他们纷纷请求 “到南方去”、“到火热的革命第一线去”。同年11月,根据中共山东区执行委员会指示,孔庆嘉等10余名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从青岛出发,绕道上海到达武汉参加北伐。北伐之行让孔庆嘉开阔了视野,增强了斗志,也更加坚定了他跟随共产党从事革命事业的信心和决心!
    1927年3月,孔庆嘉到毛泽东在武昌主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此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全称“国民党中央农民讲习所”,位于武昌红巷13号。中共党员恽代英、瞿秋白、彭湃、方志敏、李汉俊、李达等分别讲授主要课程。毛泽东亲自担任《农民问题》和《农村教育》等主要课程的教学,并作了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专题演讲,为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干部。孔庆嘉通过对农民问题的深入系统地学习研究,使他的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
    1927年4月12日,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在上海发动武装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反动军队占领上海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总指挥处,接着,查封或解散革命组织和进步团体,疯狂搜捕和屠杀革命人士。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革命暂时转入低潮。为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决定派孔庆嘉等去河南郑州一带开展农运工作。1927年6月,孔庆嘉遭国民党反动派逮捕,被关押在开封第一监狱达两年之久。在狱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孔庆嘉始终正气凛然、不屈不挠。他坚定地抱着这样的信念:“以监狱为阵地,对敌继续进行斗争,即使坐穿牢底,也绝不能向敌人屈服,要为党的事业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敌人得不到有用的情报,就假惺惺地说:“你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为了所谓的义气和信仰宁可自己牺牲,也不供出同党,真太不值了!你想想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呢?看在你风华正茂的年纪,只要你提供一个同党的名字,我们立刻就放了你,并且给你个一官半职,让你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看如何?”孔庆嘉冷笑了一声说:“我没有同党,更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砍随便!”
非人的待遇与铁窗的血腥,让孔庆嘉更加看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疯狂镇压革命的狰狞面目,他坚信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他团结难友,利用多种形式与敌人进行了反迫害、反虐待的坚决斗争,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顽强斗志和对党的赤胆忠心。

    1929年7月6日,孔庆嘉被营救出狱。两年的牢狱生活,没有磨灭孔庆嘉的革命意志。回到家乡后,他立即与中共地下党员郑尔拙取得联系,他们在一起共同研究制定了在曹县开展革命活动的计划。他们开辟理论阵地,传播革命思想,争取和团结广大有志青年,发展进步组织,很快壮大了共产党的地下团队。
    通过社会关系介绍,孔庆嘉先去曹县平民小学任教,后又到了曹县民众教育馆通俗讲演所担任讲演员。在讲演所,他以讲演员的合法身份作掩护,不断宣传马列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秘密发展党组织,努力扩大党的影响,为曹县革命斗争的发展打下初步的基础。
    孔庆嘉思想敏锐,理论水平较高,认识问题深刻。他以讲堂为阵地,把革命道理融合在讲稿内,讲时事、论政治,揭露和抨击腐朽黑暗的社会现实。在讲台上,他常说:“帝国主义侵我主权,杀我同胞;军阀割地称雄,兵连祸结;贪官污吏,敲诈勒索,鱼肉百姓……祖国满目疮痍,民生凋敝。一句话说到底,中华民族多灾多难啊!我们不能老受这个苦,要团结,要斗争……”他还常讲:“粮食是农民种的,布是工人织的,哪一粒粮、哪一寸布不是穷人用血汗换来的?但这些劳动果实却被一些人霸占去了。这就是喝民血,就是极大的不合理……”他的演讲,每次都能引起很大反响。因此,到讲演所听他讲演的人越来越多,有学生、职员、小手工业者,也有街道上的群众。每逢星期天和节假日,听者更多,男女老少,济济一堂。孔庆嘉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讲得头头是道,激情洋溢,民众听得群情振奋,掌声雷动!
    孔庆嘉在进步青年中积极开展工作,并特别注意培养骨干。他不断向青年们介绍进步书刊,讲述革命道理,教育他们关心社会、关注政治,启发他们的思想觉悟,逐步引导他们走上革命的道路。1929年冬,他介绍进步青年任守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0年春的一天上午,孔庆嘉、任守钧、袁玉钧出县城办事,在县城北门看到城门上方悬挂着三颗人头,下面张贴着用红笔圈点的大布告。
    孔庆嘉对袁玉钧说:“小袁,快去看看大布告上是怎么写的?”
    等袁玉钧看完布告回来,他们未多作停留,便迅速离开。三人默默走出护城堤,在渠边的一片草坪上坐了下来。
孔庆嘉拍拍袁玉钧的肩头说:“你快说说布告上是咋写的?”
    袁玉钧便将布告上写的三个人名一一说与了孔庆嘉,接着又说:“布告上说被杀头的都是土匪。”
    “他们不是土匪!”孔庆嘉异常激动地说:“我非常了解这三个人,他们是反抗压迫剥削、搞武装暴动的革命者,是英雄!”听这么一说,袁玉钧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孔庆嘉又严肃地说:“小袁,你是个有志青年,从现在起,应该懂得,要推翻这罪恶的社会,拯救天下受苦人,就免不了要流血牺牲。革命者是杀不完的!”
    袁玉钧握紧拳头坚定地说:“孔先生,我一定记住您的话,要革命就不怕流血牺牲!”孔庆嘉、任守钧望着这个急求进步的小战友,内心感到十分欣慰。他们坚信,敌人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新社会就要建立……

    1930年春夏之交,在孔庆嘉大力资助下,曹县城内几个进步青年创办了曙光书店,这是传播新文化、新思想,宣传马列主义的重要阵地。当时,书店从上海购进一些马列著作和进步文艺作品,如《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呐喊》等,孔庆嘉不但自己认真阅读,还积极向广大知识青年推荐介绍。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到书店购买书籍的人越来越多,书店的影响不断扩大。人们由衷地赞誉这个书店是照亮寒夜之灯火、透进心窗之曙光。
    为了进一步推动马列主义在曹县的传播,扩大革命宣传工作,孔庆嘉和任守钧又组织发起了曹县社会科学研究会,先后发展会员10多人。在定期召开的秘密座谈会上,会员们一起分析研讨国内外发生的重大时事政治事件,互相交流学习马列著作的心得体会,使马列主义在曹县得到了进一步传播。同时,在县城内的城隍庙,孔庆嘉还发起成立了小车工会,向穷苦车夫宣讲革命道理,启发他们的思想觉悟,动员他们团结起来,用自己长满茧子的双手去打破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争取自由和幸福。
    同年秋,遵照党的指示,孔庆嘉、郑尔拙和任守钧研究制定了新的活动计划和工作重点,并作出了明确分工。他和郑尔拙深入农村,发动和组织广大农民,开展农民运动;任守钧仍留城内,在知识青年中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孔庆嘉和郑尔拙不辞辛劳,昼夜不停地奔走在郑庄、孔道口、韩集、桃源集一带,深入农民当中,进行组织发动。他们通过深刻揭露官府欺压百姓的罪行和土豪劣绅剥削农民的恶迹,使农民认识到:他们吃糠咽菜、当牛做马,是因土地被地主霸占着,是因为官府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他们号召农民团结起来,走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通过几个月的思想发动,广大农民开始觉悟起来,他们闹翻身、求解放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孔庆嘉首先在自己的家乡孔道口村,秘密建立了农民协会,然后又相继在桃源集等村建立起了农民组织。
    农民组织建立起来后,孔庆嘉、郑尔拙和任守钧又在一起研究了建立武装的计划,并拟定了一个武装斗争方案。一方面,他们计划组织农民建立武装,准备暴动;另一方面,他们要争取团结倾向进步的地方武装首领王喜太,以求共谋大事。
    1930年12月下旬的一天,孔庆嘉在开封向地下党组织汇报了曹县开展农民运动的情况,并特别提请党组织对建立武装、举行暴动的计划进行审查。党组织肯定了曹县开展农民运动取得的成绩,批准了他们的战斗计划。
    翌日,孔庆嘉坐上了返回曹县的火车。他刚坐上车,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落落地飘将下来。火车驶至柳河车站,站台上已积雪盈尺。他下了火车,走出车站,见两个面带饥色、冻得瑟瑟发抖的乞丐,挤靠在一家小饭店的房檐下,可怜巴巴地向他投以乞求的目光。他的心发颤了,忙走过去,将带的干粮和剩下的盘缠全部分给两个乞丐,并招呼他们到饭店里各买碗热汤喝。
    雪,越下越紧;风,越刮越大。
    这时,孔庆嘉虽钱粮皆无,但内心里却感到十分满足。他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喃喃自语:“自己作为一个革命者,四处奔走,搞农运,搞斗争,不怕吃苦,不怕坐牢杀头,不正是为了打翻这冰冷的世界。为使受苦人早日得到温饱,我要吃更大的苦,走更艰难的路!”于是,他往下拉拉帽子,紧紧腰带,顶风冒雪,朝着家乡的方向迈开了大步……

    因暴动计划泄密,1931年1月18日,国民党曹县县党部以宣传“赤化”、图谋“暴乱”等罪名,将孔庆嘉再次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共产党员任守钧。当晚,国民党县党部头目薛民、武凌霄等带人抄了孔庆嘉的家。
    孔庆嘉、任守钧在曹县监狱受尽了各种酷刑。虽备受折磨,但他们凛然不屈,敌人始终一无所获。敌人看动硬的不行,便来软的,想用金钱美色撬开孔庆嘉的嘴,获得有价值的情报,可孔庆嘉始终冷言以对。面对软硬不吃的孔庆嘉,敌人无计可施。2月2日,国民党曹县当局将孔庆嘉、任守钧押解到济南第一监狱。
    1931年4月5日凌晨,苍天洒泪,大地默哀,黄河怒吼,朝霞滴血,孔庆嘉等21位革命者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6岁。 市党史委供稿 

山东老区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 13011806 号-1
技术支持:山东亿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